草莓视频盒子app破解版下载

,最快更新盛世为凰!

“每一个皇族女子的册封文书上,都会有月形的印记!”

这句话就像是一记晴天霹雳。

一瞬间在祭坛中央炸响,霎时间,震惊四野,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惊得目瞪口呆。

而南烟此刻更是脑中一片空白。

月形印记。

月形胎记。

原来——

原来!

原来是这样!

这个时候,她才猛然想起,自己只看过一次的那封南明县主的册封文书,在文书的一角上,的确有一个月形的印记,中央刻着南明县主之印几个字。

那个时候,自己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印记而已,并没有多去留心。

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

原来那个印记,来自倓国宗室女子掌心的胎记。

想到这里,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来,看向自己雪白的掌心。

空无一物。

自己,果然不是倓国宗室之女。

这样一想,不由得骨子里发寒,蒙克和阿日斯兰他们应该一早就看到自己的掌心空无一物,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宗室之女,却还演了这出戏。

这期间,鸿雁传书,字字句句充满了对她这个“表妹”的关切。

原来都是骗人的,都是在演戏。

虽然早已知道他们是在骗人,但真正到这一刻,南烟才惊觉蒙克的城府之深。

简直令人心惊胆寒。

想到这里,她的骨头都在发抖,抬起头来看向祭坛上的祝烽,却见这一刻,祝烽脸色惨白,一瞬间,好像身的血液都流尽了一般。

他,一定想到了。

南烟不是倓国的宗室之女,但心平的掌心,却出现了倓国宗室之女,才会有的月形胎记。

所以,他,才是有倓国皇族血统的人!

这一刻,祝烽高大如山的身躯在发抖。

南烟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发抖,就好像这座山都要坍塌了一般。

他,没有想到。

或许他只意识到自己并非陈皇后的嫡子,但他一定没有想过这一点,自己作为炎国的燕王,镇守北平十几年,跟倓国也打了十几年,可最终,自己的身上却流淌着倓国皇族的血液。

这,何其残忍,又何其讽刺。

他两眼死死地盯着满都,喉咙发出低沉的咯咯的声音,说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满都大人平静的说道:“在下不敢在炎国的皇帝陛下面前撒谎。”

“……”

祝烽猛的踉跄着后退了一步,许妙音急忙上前扶住她:“皇上!”

而一看到他玉山倾倒般的颓势,祭坛下的众人都乱了。

就连刚刚,义正辞严呵斥宁王的成国公吴应求,这个时候也露出了惊讶的,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他帮的,是他们炎国的皇帝。

不管内部如何争权夺势,但国别之争在他这里是很清楚的。

毕竟他已是所剩无几,当初跟着高皇帝浴血奋战,将倓国驱逐出中原,建立大炎王朝的老臣之一。

他打了半辈子的倓国,不可能缝一个倓国人为君。

想到这里,他的气息也变得沉重了起来,上前一步,厉声说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!”

“是啊皇上!”

一听到成国公开口询问,其他的大臣也都按捺不住,纷纷上前。

“请皇上给群臣一个交代。”

“为什么心平公主身上会有倓国宗室之女的胎记?”

“如果心平公主是倓国人,那——”

后面的话没有人敢说出来。

可是站在祭坛下的每一个人,眼中都闪烁着这样恐惧的光芒。

他们不敢相信,他们奉之为君,叩拜多年的人,竟然有可能是——

这太可怕了!

渐渐的,大家心中的不安和恐惧凝结成一股隐隐的愤怒,众人越来越靠近祭坛,不断的大声说道:“请皇上给群臣一个交代!”

“请皇上给群臣一个交代!”

“请皇上给群臣一个交代!”

声声如雷。

可是,这些声音听在祝烽的耳中,不像是这些人的询问,也不是带着威胁意义的逼问,而像是——战场上的战鼓。

对,一声一声的战鼓。

在他的血液里响起,又不断的鼓动着他的耳膜,一声声,不断的催促,好像在催促他,冲上战场,去肆意的杀!

杀!

杀!

心中久已沉寂的杀意,在这个时候不断的从心底深处涌起,就像是潮涌一般,不断的翻滚着,不但是在冲击着他的理智,更像是要将他整个人都吞没,陷落如血红的杀之海洋当中。

杀!

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,扶着他的胳膊的许妙音,这一刻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,他健硕的手臂上,肌肉在一根一根的绷紧,力量剧烈的凝聚,甚至让她隔着厚厚的衣衫,都能清楚的感知。

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:“皇上……”

祝烽没有回头。

而是慢慢的抬起头来,眼眶周围,已经因为充血而通红。

他低头,看着下面的人,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们,要逼宫吗?”

逼宫!

这两个字一出,又让周围的人心生怯意。

他们的确对于皇帝的血统这件事感到惊诧,希望他能给群臣一个交代,但这个交代到底会是什么,他们的心里,还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交代之后,该怎么做,他们更是没有想过。

他们现在,只是想要一个真相。

可是,祝烽突然开口,那句低沉到心底里的话语,却一下子惊醒了他们似得。

逼宫,他们这个样子,真的像是在逼宫。

难道他们真的要——

想到这里,众人不免又有些犹豫,大家纷纷将目光看向了之前开口的成国公,这个时候,他就像是群臣的主心骨一样,大家都希望他能说什么。

成国公吴应求,这个时候也拧紧了眉头。

他,没有想过逼宫。

皇帝就是皇帝,国公就是国公。

他们吴家所有的荣华富贵,都是靠着朝廷,靠着皇帝,才能得到的。

可是——如果皇帝是倓国人,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!

想到这里,吴应求沉沉的出了一口气,说道:“皇上,微臣等怎敢大逆不道?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们,只是想要向皇上要一个真相。”

“真相?”

祝烽阴沉着脸,口气低沉,气息中已经透着说不出的沉重杀意,道:“要了这个真相,你们又要如何?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下,众人更是不敢说话。

可就在气氛刚刚有些僵持的时候,另一边的宁王祝煊又微笑着说道:“皇上,何必如此威压?”

“……”

“群臣为皇上日夜忧心,处理国政,要一个真相,也不为过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看到他,祝烽的眼睛里,更是一片血红。

但视线,又渐渐的开始模糊。

他看到的,不再是祭坛下,眼中浮着杀意,笑声中透着狡黠的祝煊,他的世界里,慢慢的弥散着漫天的黄沙,几乎要让人窒息一般。

那种感觉,又回来了!

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,指骨啪啪作响。

拼命的压抑,将心中腾腾的杀气,硬生生的压下去:“若朕,不给呢?”

“那就——”

仿佛是就在等着这句话似得,祝煊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。

他的嘴角微微一勾。

手上一挥,只见周围一下子有了动静,他们抬头一看,却是在祭坛四周护卫的那些侍卫,都围了上来。

这是——

南烟顿时勃然大怒,上前一步,指着祝煊怒道:“宁王,你要造反?!”

“哈哈哈哈,”祝煊摇头笑道:“贵妃娘娘,何必动怒?”

“……”

“本王,怎么可能要‘造反’呢?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个罪名,太大了,本王可担当不起啊。”

这时,站在祭坛下的吴应求,面色也变得复杂了起来,他转头看向祝煊,说道:“宁王,你说你不是造反,那现在这是什么?”

宁王看向他,正色说道:“皇族血脉,不可亵渎。国公想必也很清楚这件事对我们大炎王朝的重要性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吴应求气息一沉,没有说话。

宁王说道:“实际上,外人就算不知道,但国公已经是朝中仅有的几位,从一开始就追随高皇帝打江山的老臣,你也是看着我们几个兄弟长大的,你很清楚——我们的皇上,他的来历,一直是一个迷。”

什么?!

南烟一听这话,也惊了一下,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祝烽。

这个时候,祝烽反倒安静了下来。

之前的怒火,满腔的杀意,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。

他定定的站在祭坛中央,冷冷的看着祝煊。

成国公吴应求听了祝煊的那句话,竟也没有说话,只是神情复杂的看了祝烽一眼,半晌,才说道:“但——”

“本王,只是想要请皇上回到皇宫,将这件事,再慢慢的细谈一遍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,不算是造反吧。”

南烟一听就明白,这不算是“造反”,但,他用这种手法“请”祝烽回宫,分明就是要软禁他!

接下来的事,还用说吗?

南烟怒道:“你敢?!”

祝煊这个时候抬起头来,对着南烟微笑道:“贵妃娘娘,这句话,你一个后宫的嫔妃来说,实在没有什么作用。况且,你这个贵妃,能当多久,还是个问题呢。”

他的话音刚落,站在祭坛上的祝烽道:“那,这句话,若是朕来说呢?”

祝煊一愣,抬头看向他。

只见他昂然而立,高大的身躯在阳光下,如同泰山一般,巍然不倒。

恍然间,好像看到了一座战神。

祝煊的心里忽的有一点不安。

而祝烽看着他,冷冷道:“你——敢!”